<delect id="jj9pt"><noframes id="jj9pt">

      <address id="jj9pt"><rp id="jj9pt"><address id="jj9pt"></address></rp></address>

      <ins id="jj9pt"><form id="jj9pt"></form></ins>
      <ins id="jj9pt"><noframes id="jj9pt">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君子玉言/故地\小杳

        2022-03-26 04:25:0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飛鳥掠過北京景山公園的輯芳亭。\新華社

          春分次日,早晨六點開始“解離”(隔離專用詞,“解除隔離”簡稱)。凌晨三點半醒來,輾轉反側到五點起床,按照安排陸續離開隔離點,熱情的“大白”幫助把行李箱拖到路邊。開始為期七天的居家觀察。沒想到,一個回家路,竟然走了兩個半節氣,從雨水過半經過驚蟄再至春分,從乍暖還寒到萬物復甦到春過半程。

          抵京二十多天,第一次呼吸到室外的空氣,仲春的清晨涼意冽冽。從南六環進城沿途,處處可見楊柳吐翠,粉桃白李。暗喜開春時節返京,春色永遠是治癒系啊。

          臨近城區,有點堵車。樓下的玉蘭樹,走時瘦瘦小小,如今魁梧高大,站在陽臺,滿樹花朵幾乎觸手可及,每一朵都開得正盛,咧著大嘴傻笑,似乎在爭相喊著“我是春天我是春天”。行人走過,濃密的花朵遮蔽了身影。心想若是枝條還如當年那般瘦小,這一樹沉甸甸的花朵,怕是它小身骨經不住呢。隔壁樓前那棵玉蘭更是長成了巨人。社區工作人員打來電話覆實信息,字字句句“您”,果然是京式的禮貌客氣。另一個京式特征,自從落地就無所不在──唇干臉乾手乾,不停擦潤膚露,還是乾;衣服晚上洗早晨乾透;圍巾流蘇因靜電自動飛起──雖然淨忙著隔離,尚未啟動正規的日常生活,但一切都清清楚楚提示:眼神確認,暗號照舊──這是北京!鑒定完畢。

          有點納悶的是,好不容易重歸故園,內心并沒有想像中“激動人心的時刻”。本來居京多年,是這輩子生活最久最為熟悉的地方,未來也將是歸宿之地,但這個城市就像一個相識多年的老熟人,暌違數載,再見面招招手,互道“好久不見!都好嗎?”“托您的福,好著呢!”一副平靜淡然,可是說起來它又讓你自豪滿滿牛氣十足。這個感覺很特別。

          而遠在江南的老家,每次回去一走到老橋頭看到老房子就心砰砰跳,連青石板路縫隙的小草、古橋上的青苔、弄堂口的門牌都親切得要命,一天三次拍照都拍不夠。那條狹長的巷子更是去一次拍一次,從沒審美疲勞。說來在故鄉生活的時長,甚至還不及旅港時間。但鄉愁是一件沒辦法的事,再熟悉也成不了鄉愁。也許京城太龐大了,龐大到一個人的來來去去,完全可以忽略不計;龐大到聞不見煙火氣;龐大到你站在廣場般寬闊的馬路上,僅憑一個綠燈都走不到對面,感覺那一刻都不如一陣風,分分鐘碾壓你的存在感。低頭想想,嗨!這是移植與基因的區別呀!

          移植靠的是適應,鄉愁是與生俱來的情結,是根脈DNA,即使初次見面或者失散多年,那種特別的親切感冥冥之中如一雙溫熱的手牽引著你,有一股致命的香氛吸引著你。不需要適應,身體里的所有細胞都主動醒來,爭先恐后告訴你:就是這里就是這里!一旦喚醒就永遠牢牢占據你的淚腺、你的舌尖。久別經年后,淚水口水都會不可救藥地犯病犯賤?;蛟S對故鄉的這種情結來自父母。他們在外工作多年,對于故鄉始終抱有“無論如何也要回去”的執念,從小深深影響了我們。祖籍是一個著名的文化古城,我們在填寫祖籍的城市名時,總是充滿了自豪感。所以除了祖籍地,所有的地方對于我們就是一個驛站。

          這是多么奇特的感覺呢!插播了七年的旅港生活,回到京城故地再續前緣,一大段聯翩浮想,竟然是對遠方故鄉的抒懷。

          但面對京城故地舊識,還是想說:──嗨!我回來了!──回來啦!還走嗎?──不走了。徹底回來了!──回來好!

          按社區要求,居家觀察的一周內要做三次核酸檢測,周二周四周日,地點在附近地鐵口的空地。做檢測的人不少,大家都自覺地保持距離靜靜排隊。做完檢測徑直返家繼續足不出戶。生物鐘有點亂,晚上七點多就睡了,夜里兩點半醒來。索性看葛亮的《瓦貓》,不覺天明。點亮窗戶的一道白光,不是晨曦,是那兩株玉蘭樹。

          對《瓦貓》意猶未盡,白天又重看。同一本書白天與夜里看感覺不一樣。夜里半醒半瞇看的是情節,白天腦子清楚感受的是邏輯、味道和觸動。不知哪里傳來鴿子的咕咕低語,聽來與香港小巷里天天morning call的鴿鳴別無二致,也許鴿子自己能聽懂京腔與粵音之分。香港此時應是大朵的黃花風鈴木、木棉花盛放時節了。

          是日,東航一架飛機失事,一百三十二人生死未卜。他們與家人或永遠聽不到那一聲“我回來了”——“回來好!”一答一應了。

          行走世間,有去程也有歸程,有問候也有回應,是一件多么容易又多么難得、多么尋常又多么幸運的事。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色一情一乱一伦,最好看的中文字幕2018,暖暖直播视频免费观看视频BD,国产在线不卡人成视频,亚洲色大成网站WWW学生,啦啦啦高清影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