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jbrdv"></ins>

<delect id="jbrdv"></delect>

<del id="jbrdv"></del>

    <b id="jbrdv"></b>

    <ins id="jbrdv"><big id="jbrdv"></big></ins>
      <delect id="jbrdv"><th id="jbrdv"><output id="jbrdv"></output></th></delect>
        <nobr id="jbrdv"></nobr>

          <b id="jbrdv"></b>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廟堂江湖/以國家安全需求 引導技術創新\德國波恩大學經濟學博士沈 凌

            2022-03-14 04:24:5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疫情期間的健康碼,是阿里巴巴以自身技術優勢為政府提供公共物品的建設。

              2022年中國規劃1.45萬億的軍費開支,較上一年度增加了7.3%,按照現在的匯率折算達2300億美元,在全世界位居第二。海外媒體的關注是認為它太高了,筆者則是覺得它太低了。

              按照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5.5%計算,大致上GDP能夠達到120萬億元,那么1.45萬億元只不過是區區1.2%,而美國作為世界第一超級大國,不僅GDP總量在2021年就已經達到23萬億美元,是中國的130%,其軍費占GDP的比例更高達3.3%,是中國的2.75倍。如果中國達到美國的軍費占GDP比重,那么應該是差不多4萬億元人民幣才對。當然,作為經濟學者,我沒有資格去談論多少軍費才是合適的,因為我完全不知道中國的軍艦飛機的造價,也不知道維護這樣一支軍隊的合理成本。

              不過,在經濟增長中,國家安全作為一個最重要的公共產品,始終應該是一個重要的內循環組成部分。在我們意識到單純的國際大循環不足以保障我們的經濟增長的時候,我們提出來需要構建內外雙循環的經濟增長指導方針,實際上在國家安全領域就已經有了和以往不一樣的需求內涵了。

              過去我們之所以可以在軍費上欠賬,也就是基于國際環境能夠容納中國進入大循環的假設前提?,F在美國的戰略重心轉向亞太,意味著中國的國家安全需求上升,這也是我們需要逐年提高軍費的主要原因。

              其實,對于經濟增長而言,需求因素是一個方面,另一個重要方面是供給:國家安全導致的軍費開支往往能夠成為技術創新的重要激勵機制。一旦一個經濟體接納外部技術轉讓的途徑受阻,技術創新就必須依賴于內生性的積累和投入。對于中國這樣的剛剛站在高收入門檻上的經濟體而言,一個重要的困難在于,市場上多數廠商規模有限,都缺乏一定的技術優勢,沒有市場的壟斷地位,因此利潤積累比較弱,很難持續性地在一個方向投入巨額的技術研發費用,從而趕超歐美發達經濟體的廠商。

              在此背景下,國家研發平臺就至關重要。多數時候技術研發投入是一種公共開支,外部性很強,所以國家可以基于公共安全的需求投入資源來開發某些新技術,而這種新技術又能夠在市場上形成產品,得到廣泛的認可。如果單純要求市場主體基于利潤激勵機制去投資研發,可能效果速度都不如和政府共同開發,分擔研發成本來得更加合適,尤其是在市場機構還以完全競爭為主的狀態下。

              以筆者的孤陋寡聞,目前中國市場中,企業的研發投入分擔政府的公共產品建設成本的例子不少。比如疫情期間的健康碼,就是阿里巴巴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基于自己的技術優勢,向政府提供了一個公共物品的建設;而中國海軍建設的長足進步也是基于中國造船業在近年來的突飛猛進。這樣的分享和分擔實際上是雙向的,現在廣泛運用的互聯網其實就是當初美國軍事技術項目中的一個副產品。

              未來希望中國軍費開支也可以更多地整合政府和民營企業的優勢、共同研發,從而由國家的安全需求引導技術創新的方向,用經濟體的公共開支覆蓋技術進步的正外部性成本,加速宏觀經濟的技術進步速度,擺脫外部經濟的卡脖子,真正實現經濟轉型和內外循環的相互促進共同增長。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色一情一乱一伦,最好看的中文字幕2018,暖暖直播视频免费观看视频BD,国产在线不卡人成视频,亚洲色大成网站WWW学生,啦啦啦高清影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