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jj9pt"><noframes id="jj9pt">

      <address id="jj9pt"><rp id="jj9pt"><address id="jj9pt"></address></rp></address>

      <ins id="jj9pt"><form id="jj9pt"></form></ins>
      <ins id="jj9pt"><noframes id="jj9pt">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國際觀察/大國博弈視角下的烏克蘭戰爭\宋魯鄭

        2022-03-22 04:25:1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二十一世紀以來,世界逐漸形成了中、美、俄、歐四強的局面。由于各方利益既有交集也有沖突,這導致了國際形勢的不確定性、脆弱性和突變性。

          首先,中美戰略博弈是當前國際形勢的主線。從道理上講,中美博弈符合其他所有國家的利益。和中美有利益交集或者沖突的國家,都能從中獲利。比如印度在中國實際控制區制造事端,伊朗對美強硬,都是如此。歐洲和中國談了七年的投資協定能夠猛然加速,俄羅斯和德國的北溪二號輸氣管頂著美國壓力最終建成,美國放棄對德國企業的制裁等,都與這個因素密切相關。

          從美國的戰略來講,既然中國是頭號競爭對手,它應該聯合歐盟和俄羅斯。坦率講,這種戰略思路在歐美內部都有很強的聲音。但2016年特朗普上臺后,大搞單邊主義,根本不在乎歐洲的利益,也不屑于和歐洲聯手。甚至威脅要退出北約。當他對歐洲發起貿易戰時,歐洲曾提議聯手美國與中國對抗,雙方休戰,竟被特朗普一口回絕。

          雖然特朗普意欲改善和俄羅斯的關系,但由于國內政治的原因,阻力巨大,特別是他的當選被認為是俄羅斯干預的結果,所以改善俄羅斯的關系先天就缺乏正當性。等到拜登執政,雖然改善了和歐洲的關系,但和俄羅斯的矛盾卻激化起來。其結果就是俄羅斯和美國攤牌,烏克蘭燃起戰火。

          美俄對抗再成全球焦點

          也就是說,從最高戰略上講,美國不但沒有聯合歐洲和俄羅斯,相反卻把俄羅斯推到中國一邊?,F在歐洲是和美國聯合起來了。但對抗的是俄羅斯而不是中國。中歐關系依舊保持著穩定的合作。在中美之間,歐洲依舊保持了某種程度的中立。

          其次,俄羅斯和中國都面臨美國的遏制。面對最強大的對手,從道理上講,中俄都希望對方站在和美國沖突的第一線,自己能有戰略緩沖,而且還能在雙邊關系中占居主動。由于中國是美國頭號對手,俄羅斯最有可能實現自己的戰略意圖。但卻最終形成了俄羅斯不得不一再出手的局面,美俄對抗再次取代中美競爭。

          客觀來講,2014年并不是俄羅斯挑釁。是西方在俄羅斯舉辦冬奧會期間,支持烏克蘭以“顏色革命”而不是選票推翻了亞努科維奇總統。更令俄羅斯不能接受的是,在此之前,在歐盟、波蘭和俄羅斯的調解見證下,沖突雙方已經達成協議,結果第二天就被親西方的反對派撕毀。但歐美并沒有譴責和反對。

          被逼到墻角的俄羅斯不得不對克里米亞出手,支持東烏兩個共和國的自治。西方只好加以制裁,還將俄羅斯從G8踢出。俄羅斯和西方的關系陷入冷戰后的最低點。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不得不大幅度倒向中國。不料兩年以后,特朗普意外贏得大選,并日益把矛頭對準中國,直至發生全面的貿易戰、科技戰、人才戰、輿論戰。中國再次取代俄羅斯站到與美國對抗的第一線。俄羅斯的外部環境得到明顯改善。

          孰料人算不如天算,本來連任毫無懸念的特朗普無法有效應對突發的新冠疫情,結果在2020年以微弱差距敗給拜登。拜登一向對俄羅斯抱有敵意,甚至在媒體上稱普京是殺人犯。至少在可以預見的四年內,拜登不會改善和俄羅斯的關系。相反中美卻有了一些向好的變化。標志性的事件就是孟晚舟獲得自由以及在氣候問題上的合作。與此同時,雙方一度停頓的各層級交流開始恢復。拜登和習近平主席也多次通話和進行視頻會面。

          本來,即使出現這些變化,中美戰略博弈也仍然會隨著中國的崛起而日益激烈。俄羅斯的戰略環境仍會越來越好。即使出手也完全可以等未來更有利的時機。但由于兩個原因,俄羅斯無法再等下去。一是普京已屆七十,時間不等人;二是冷戰后三十多年俄羅斯一直沒有形成一個有效的經濟模式。整個國家還是依賴原材料和軍火出口,整體經濟實力在西方的制裁下不斷下滑。在這種情況下,雖然誰都知道未來肯定有更好的機會,但到那時,俄羅斯只怕是有心無力了。

          只是這場烏克蘭戰爭,使得俄羅斯又一次站在了和美國對抗的一線,并把歐洲也拖下水?,F在不僅俄羅斯更需要中國,在失去了俄羅斯市場和安全受到威脅的情況下,歐洲也同樣更需要中國。美國雖然并不會改變中國是頭號競爭對手的戰略,但面對迫在眉睫的俄羅斯威脅,也只能暫時把相當多的力量轉向莫斯科。

          其次,從歐洲的角度看,本來美國同時遏制中國和俄羅斯,歐洲的戰略環境最好。每一方都需要歐洲。2020年,中國做出讓步和歐洲簽定投資協定。2021年俄羅斯和德國的北溪二號完工。與此同時,美國也放棄了對德國企業的制裁,結束了對歐洲的貿易戰,取消了對法國葡萄酒等的制裁。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歐洲提出戰略自主是有根據的,并不是空想。

          但僅僅一年,中歐投資協定被凍結,北溪二號建成也不能使用。從中俄帶有戰略性質的兩大收獲完全喪失。烏克蘭戰爭更導致難民危機,傷及自身的制裁以及安全和能源對美國的依賴。它的戰略環境之惡劣僅次于當下的俄羅斯。

          美國機關算盡失大于得

          四方博弈走到現在,本應該美俄歐聯合起來對抗中國的局面演變成美俄歐三方混戰,中國置身事外,獲得很大的戰略自由。這樣的戰略局面既是由于中國解決問題的能力和定力,也有一定的時勢的因素。

          美國失大于得,它的得主要在于損害了俄羅斯和歐洲的實力,四強讓它消弱了兩強,歐洲更依賴美國。失則是俄羅斯更依賴中國,中國也由此變得更加強大。俄羅斯也是失大于得,但畢竟還有得,而歐洲在付出巨大代價后卻一無所獲。雖然歐洲目前的戰略環境并不是最差的,但卻是損失最大的。

          旅法政治學者、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色一情一乱一伦,最好看的中文字幕2018,暖暖直播视频免费观看视频BD,国产在线不卡人成视频,亚洲色大成网站WWW学生,啦啦啦高清影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