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jbrdv"></ins>

<delect id="jbrdv"></delect>

<del id="jbrdv"></del>

    <b id="jbrdv"></b>

    <ins id="jbrdv"><big id="jbrdv"></big></ins>
      <delect id="jbrdv"><th id="jbrdv"><output id="jbrdv"></output></th></delect>
        <nobr id="jbrdv"></nobr>

          <b id="jbrdv"></b>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國際關系/美國霸權消解全球化的黃金時代?\宇 文

            2022-04-11 04:24:0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全球化面臨挑戰,世界陷入焦慮。

              烏克蘭危機,美西方對俄羅斯前所未有的制裁和俄羅斯的反制裁,讓全球能源和糧食供應出現危機苗頭。全球能源價格高居不下,烏克蘭戰火也削弱“歐洲糧倉”的供給能力。在此情勢下,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將迎來更加糟糕的時刻,也讓全球增加了依賴其他國家的更大恐懼。

              全球化迎來悲哀時刻。不僅倒逼各國擺脫對他國的產業和供應依賴──“各掃門前雪”,而且強化了對全球貿易體系的不信任。各國基于自利的不依賴或脫鈎思維,成為結構全球化的毒藥,讓全球化陷入窮途末路。

              美單邊主義損全球貿易體系

              誰造成了全球化的尷尬?不同立場有不同說辭──但美國難辭其咎。

              即使是西方主流聲音,如近期出版的《紐約時報》和《德國之聲》也認可全球化受損始于2008年的華爾街金融危機。2008年之前──確切講是1990到2008年,借力信息技術和資本以及制造業專業,全球貿易迎來黃金時期。一個顯著的指標是,商品貿易占世界國民生產總值(GDP)的份額──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爆發前達到頂峰。但華爾街金融危機后,其增長曲線始終平延乃至下跌。華爾街金融危機接著是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然后蔓延成為國際金融危機。這場危機,不僅讓美國和歐洲成為全球化的阻滯者甚至是破壞者,也強化了中國等新興市場在全球化的角色。

              按照如此邏輯,全球化將迎來西方和新興市場共治新時代。然而,特朗普時期讓全球化迎來新挫折,美國社會的民粹主義讓特朗普選擇了一條和世界主要經濟體都作對的貿易單邊主義。特別是美國對華的貿易戰、科技戰、強制美國制造業回流和對華脫鈎,不僅讓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和貿易體陷入顫抖,也讓全球各國無所適從,給全球貿易帶來困擾。更糟糕的是,西方帶給世界的市場自由化、科學無國界的全球化童話,也被美國粗暴地擊碎了。

              拜登時代并未讓全球化走上正道,這位民主黨總統采取了一條修復盟友關系但對中國繼續打壓的政治路線──“美國回來”,在繼續特朗普對華貿易戰的同時,加大了對中國科技企業的打擊力度。而且,拜登也加大了全面遏制中國的力度,利用涉疆涉臺涉港時間組織西方反華同盟,對華實施人權施壓和啟動對華制裁(相關官員),強化印太區域戰略──構建QUAD和AUKUS兩個針對中國的地緣政治圈。此外,通過疫情溯源和中美抗疫模式差異污蔑中國。雖然拜登強調對華不“冷戰”,但中美關系更加惡化,兩國沖突加劇。中美沖突疊加疫情影響,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陷入困境,全球化迎來嚴峻挑戰。

              全球化步伐不會就此停下

              烏克蘭危機,不僅讓全球陷入能源和糧食危機,更讓全球嚴重撕裂。今年年初,國際社會曾有一個美好愿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認為全球將進入后疫情時代,全球經濟將迎來?復蘇。然而,烏克蘭危機徹底讓全球愿景破滅。烏克蘭危機何以發生?西方的表述是俄羅斯進行了非正義的侵略戰爭,但俄羅斯則認為是北約東擴所致。問題的關鍵在于,美國主導的西方世界將自己視為絕對正確的一方,不僅持續加碼制裁俄羅斯(已開啟第五輪制裁),而且還威脅中國、印度等新興市場經濟體,要么站在西方一邊,要么面臨后續制裁……

              全球化的格局被美國霸權導向的“二元”架構擊破──正如《德國之聲》所言,世界已然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經濟集團:一個是民主市場經濟體(歐盟、美國及整個北美、日本、韓國、澳洲),另一個集團由中國、俄羅斯及其最重要貿易伙伴所組成。若全球化被如此粗暴二分,1990年代開啟的全球化黃金時代將化為烏有。

              當然,全球化未必那么悲觀。一方面,大數據時代的全球經濟,讓資本、技術、信息、產業、供應乃至人,形成了一條密切相關的鏈條,以政治意識形態進行人為切割,幾乎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從烏克蘭危機帶來的能源和糧食危機看,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個中等國家足以讓全球陷入恐慌。若美國和中國脫鈎,帶來的則是全球市場的顛覆性混亂,不僅因為中國是全球經濟和貿易大國,而且美國和西方都和中國是重要貿易伙伴。意識形態偏見和霸權主義橫行讓全球化的童話破滅,但全球化的步伐不會停下來。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色一情一乱一伦,最好看的中文字幕2018,暖暖直播视频免费观看视频BD,国产在线不卡人成视频,亚洲色大成网站WWW学生,啦啦啦高清影视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