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jj9pt"><noframes id="jj9pt">

      <address id="jj9pt"><rp id="jj9pt"><address id="jj9pt"></address></rp></address>

      <ins id="jj9pt"><form id="jj9pt"></form></ins>
      <ins id="jj9pt"><noframes id="jj9pt">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銳評/港英“救命索”救不了黎智英\方靖之

        2022-09-03 04:24:0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涉嫌干犯香港國安法,于2020年8月被警方國安處拘捕及檢取其兩部手機。黎智英其后入稟指,其手機內有涉及“法律專業保密權”(LPP)的資料及“新聞材料”,阻止警方查閱,高等法院遂下令暫時封存相關資料。及后控方及黎智英一方就搜查其手機內的“新聞材料”展開多番拉鋸,日前國安法指定高等法院法官陳嘉信頒下判詞表示,香港國安法賦予警方額外權力就危害國家安全案件調查取證,條文中的“指明證據”涵蓋“新聞材料”,一旦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和本地法例有不一致之處,應優先采納國安法的條文,又強調新聞自由并非絕對權利,遂駁回黎智英覆核。

          判決后黎智英表示會繼續上訴,企圖大打拖字訣,但法庭的判決其實已經很清楚,國安法在法律上具有凌駕地位,其《實施細則》有權要求相關人士交出“指明證據”,當事人必須遵守,并不能引用其他法律阻撓,黎智英千方百計阻止查閱其手機資料,不過暴露其心中有鬼,如果只是“新聞材料”,為什么怕交出來?

          黎智英表面上是傳媒老板,多年來卻從事各種政治行動,與外國勢力關系千絲萬縷,在香港社會翻云覆雨,甚至豢養反中亂港政客,指令對方參與各種政治斗爭。黎智英之所以在香港政壇肆無忌憚,憑借的就是其傳媒老板身份,動輒祭出所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令執法部門投鼠忌器,以掩護其政治操作。但今時不同往日,黎智英圖以新聞自由逃避刑責已經全部破產,等待他的只會是法律的制裁。

          圖借新聞自由挑戰國安法

          這次案件的主要有幾個爭論點:一是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中提及的“指明證據”,是否包括“新聞材料”。二是《釋義及通則條例》在法律上保護新聞材料,這樣警方是要遵守《釋義及通則條例》,先向高院原訟法庭或區域法院申請才可取用新聞材料,還是可引用國安法“實施細則”直接向當事人索取。三是警方要求檢取、出示或披露“新聞材料”,是否違背了基本法保障新聞自由的條文。很顯然,黎智英一方企圖以新聞自由的大旗,阻撓國安法執行,表面上爭拗的是警方可否直接取用有關資料,實際卻是對國安法的挑戰,企圖削弱、打擊國安法的執法,所以黎智英才不惜花費重金不斷覆核。

          對于黎智英一方的上訴論點,高院作出了全面的反駁和回應,明確基本法保障新聞自由,但新聞自由非絕對權利,不等于一刀切禁止檢取、出示或披露“新聞材料”。在具體的法律執行上,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列明“指明證據指屬或包含(或相當可能屬或包含)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證據的任何物件”,即是必定包括“新聞材料”。至于黎智英一方以《釋義及通則條例》抗辯,法庭則指有關法例只適用于由“條例”賦權執行手令的情況,但香港國安法及“實施細則”并非“條例”,因此查閱“新聞材料”的限制,不適用于根據國安法發出的手令。若本地法律與國安法及“實施細則”不一致,顯然應優先采納國安法及實施細則。

          高院的判決一錘定音,闡明了警方的執法依據,警方引用國安法進行搜查、拘捕行動,香港其他法例并不能成為阻撓理據。在位階上,香港國安法更是凌駕于其他法例,黎智英以《釋義及通則條例》來抗衡國安法,本身就缺乏法理依據。至于新聞自由需要保障,但“新聞材料”卻不是什么“至高無上”、“神圣不可侵犯”,只要涉及違法行為,全世界的政府都會照樣搜查,包括英美歐等國家,搜查報館亦不是什么出奇事,但奇怪的是,在香港一些人長期以所謂“新聞自由”挑戰法律,儼然一副“新聞至上”的姿態,實際不過是以新聞之名掩飾其政治之實。

          國安法賦予警方合理拘捕權力

          其實,就是在港英時期,港英政府也不會對搜查新聞材料畏首畏尾,審查新聞、查封報館、干預新聞自由早已是家常便飯,但奇怪的是,在回歸前夕“末代總督”彭定康突然又關注起新聞自由來,在1994年修訂《釋義及通則條例》第12部份,要求執法者檢取新聞材料時必須通過的三級制門檻,令到警方取證難度大增,法庭更往往以新聞自由為名否定警方的搜證要求。這個修訂與港英政府多年來的所為完全是背道而馳,目的顯然是出于政治考量,有關建議主要來自記協和香港外國記者會,出發點就是為了保護一些惹火、踩界的傳媒,可以放心繼續在輿論上煽風點火,而《蘋果日報》就是最大的得益者,令其更加有恃無恐,最終演變成傳媒與政治的“孳生怪胎”。

          而今黎智英為自己辯護,引用的同樣是這條《釋義及通則條例》,不過是企圖利用港英留下來的“救命索”茍延殘喘而已。然而,香港已經進入國安法時代,國安法不是無牙老虎,賦予警方徹查、拘捕罪犯的權力,此案更將成為先例。黎智英妄圖以《釋義及通則條例》阻止國安法執行,不過徒勞無功,也改變不了其結局。

           資深評論員

        點擊排行

        久久婷婷国产综合精品,色一情一乱一伦,最好看的中文字幕2018,暖暖直播视频免费观看视频BD,国产在线不卡人成视频,亚洲色大成网站WWW学生,啦啦啦高清影视在线观看